虐文:“为什么丢下我一人?”滴落的泪滴早已浸湿床单你好狠!

  风惜月错愕地抬眸看去,一眼便瞧见龙榻上正在颠鸾倒凤交缠重叠的身影,男人身上那袭明黄龙袍刺得她双目一痛!

  敛了一口气,她垂眸快速上前,“噗通”一声跪下,“皇上!臣妾父亲通敌之罪和臣妾欺君之罪可有确凿证据?臣妾想死个明白!”

  今日是拓跋烨荣登大宝之日,她心心念念等来的不是封后的消息,而是父亲通敌卖国择日问斩,她欺君罔上c打入冷宫的圣旨!

  “累成狗的军训终于过去了!”席泽林伸了个懒腰,双手十指交握向上伸到最高,狠狠发力再突然松手,“爽”。

  操场上陪着大家一起军训的、长相一般的女老师走进教室,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教诲”。

  “军训只是身体上的累,从明天开始的学习是真真正正身体、心理、脑力上的疲惫。”

  “军训第三天的时候,方阵里有个男生中暑了,我就过去让他在树下休息,嘱咐他明天让家长煮绿豆水带来。然而这个同学并没有对身为老师还帮助他的人说一句谢谢,但是我认为这样的事发生在你们90后身上也是正常。”

  “第四天我观察了一下,这个男生确实是带了绿豆水,他很听话,很好。我倒是觉得,如果一个学生,在未来三年里每一天都听老师的话,那么等高考检验你们三年积累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份非常优秀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发到你们手里。”

  慕修寒就像是陷入了自己的癫狂里一样,猛地将她压进沙发,勾起她的腿,狠狠贯穿

  瞳仁,在瞬间爆眦,童染弓起了背脊,惶恐地推着慕修寒,“不要,修寒,孩子,我的孩子或许还没死,你快停下,快停下”

  “我就是要他死”慕修寒一边冲撞着,一边捏起她的下颔,“童染,你弄死了我的小敏,你以为你配得到幸福吗还想和我白头到老,你怎么有这个脸”

  “啊、痛”童染疼得冷汗涔涔,痛楚地摇着头,“修寒,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害死过你的小敏,我根本不认识她”

  “闭嘴,我不要听你的狡辩”慕修寒倏尔俯身,咬住她的唇,不要再听到她那烦人的哭声。